篱下微商城

400 870 9100

有机农业中“有机”二字,到底是何含义?

2017-10-16 11:09:10

“有机”不只是一个小小的商品标签,未经认证的有机农业仍然是被IFOAM(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)等国际机构所认可的。有机不是小众奢侈品,通过选择合适的渠道,有机能够为大众服务、能还原食物本来的面貌。有机农业不只是一个产业,而是一项关注城乡和谐、环境保护、人的身心健康的相当广泛的社会运动。

QQ截图20171016105411.png

有机农业对健康更有益吗?

第一误区:普通食品中的农药残留总是在安全的范围内的。

解读:在美国和欧洲,有一部分普通食品中的农残含量是超出法定标准的。因此,大多数人体内都含有农药残留(100%的美国人体内都有农药残留),而如果转变为有机饮食,人体内农残的量可以显著降低。法定的“最大残留量”并不能作为“零健康风险”的保证。

现在的毒理学认为,只有在毒物剂量超过“有害”水平时,才会对人体产生影响;低于该水平时,任何影响都不存在。但实际上,对于大多数有毒物质来说,只要人体接触到该物质,就处于健康风险之中,这种风险随着暴露剂量的增加而增加。不同农残在一起时会有“协同作用”。意思是,即便单种农药残留的剂量是在“最大残留量”以下,但各种农残混合在一起时对人体的总体影响,远远大于单种农残分别造成的影响的总和。在发展中国家,大多数时候,政府并没有对食品中的农药残留进行监管。有毒农药的品种非常多,在每项调查中,不可能对于每种农药都检查。几项农残不超标,不代表在该样品中所有农残量都不超标。

第二误区:没有证据表明有机食品比普通食品更营养。

解读:很多研究,包括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研究都表明有机食品是更有营养的。有机食品的硝酸盐含量更低、抗氧化剂含量更高、农残更低,而且有更多矿物质、维生素,更平衡的蛋白质。在重金属和病原菌方面,有机食品和其他食品差别不大。

有机食品成长周期更长,因此有更足够的时间合成关键的营养素。在加工食品中,有机食品也更健康,因为其禁用阿斯巴甜、味精、氢化油脂等有害的食品添加剂。有机食品不是奢侈品,它还给食物原本应该有的面貌。


timg (4).jpg

第三误区:有机农业经营团体传播对于非有机产品的恐惧心理,这样他们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。

解读:那些设法让人们不要买有机食品的,正是从石油农业中获利的人和团体。很多没有从有机销售中获得经济利益的人和团体,也致力于推广食用有机食品的好处。石油农业背后有强大的游说团体支撑。而有机农业提倡增加自给自足,减少依赖外部输入品,因此有机农业没有和任何强有力的游说团体有联系。

一些并非专注于有机产品的公司(比如达能也生产有机食品,耐克有有机棉服装)也开始越来越多地销售有机产品。他们不会对自己的非有机产品进行批评。让人们减少消费石油农业产品,是有很多理性的原因的,而只有当这些原因被大众所知,才能创造更公平的市场环境。

第四误区:有机农业带来更多食品安全风险——因为用有机粪肥,有机食品中有大量的大肠杆菌等细菌。

解读:非有机种植也需要使用粪肥。普通的农民会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施用大量未腐熟的有机肥。而有机种植对粪肥要求严格,比如需用腐熟的肥料,收获前一定时间内不得使用粪肥等。

有机农业注重保证养殖动物的健康,减少粪便中的病原菌。比如,USDA的一项研究表明,和谷物饲喂的牛相比,用草料饲喂的牛产生有毒大肠杆菌O157:H7的可能性降低。

第五误区:有些有机农业中允许使用的生物农药是对健康有害的,比如除虫菊酯和鱼藤酮都是有毒的。

解读:生物农药降解很快,基本不会留下农药残留。比如鱼藤酮在阳光下就会分解,在环境中不会停留超过一周的时间。

更重要的是,在种植过程中,有机农业首先采用预防措施。采用轮作、多样化种植、抗病品种等,有机农作可以减少对于生物农药的需求。


timg (2).jpg

有机农业更环保吗?

第六误区:生物农药的药效低,因此需要施用巨大的剂量。有机葡萄种植需要施用铜盐类农药,因此污染土壤。有些生物农药(比如尼古丁和除虫菊酯)和化学农药一样有毒

解读:天然的化学物质可能对一部分生物有毒,但是对整体环境是无害的,而且生物农药不会像化学合成农药那样在食物链中积累。有机农业禁止使用纯的尼古丁作为农药。但是,烟叶水可以用来杀灭害虫,因为其中的尼古丁含量很低,且在环境中会快速降解。

在农场中自制烟叶水等杀虫剂,可以减少农民对于化学农药生产厂家的依赖。(尽管如此,美国、欧盟和日本的有机标准中也是禁用烟叶水的。)除虫菊酯是对哺乳动物毒性最小的农药之一。它可以和土壤紧密结合(污染水体的可能性小),在阳光下可以分解。人们正在研究铜盐类农药的替代物,比如碳酸氢钾、奶业副产品、微生物农药等。很多有机认证机构也对铜盐使用作出限制。最重要的是,在任何情况下,有机农业首先采用预防措施,生物农药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使用。

第七误区:因为产量低,有机农业会将更多自然区域改造成农田,进而破坏生态,降低生物多样性。

解读:在发达国家,有机农业产量大约比石油农业产量低20%。在发展中国家,特别是生物多样性高的热带地区,有机比石油农业的产量更高。石油农业对于生态的破坏是众所周知的。它的影响甚至可以扩大到农场以外很广的范围。

比如,来自农田的氮、磷肥的流失促使了墨西哥湾5500平方英里的“死区”(deadzone)的形成,这片区域夏季的水中含氧量极少,无法维持生物生存。生物多样性无法在一片片孤立的土地上存在。因为有机农田没有受到农药污染,所以可以作为帮助野生动物迁移的生态廊道。有机农业可以提高土壤、作物、野生和养殖动物的多样性。

第八误区:因为作物的地域性,有些有机食品不是在任何地方都能种植,因为消费者常常需要购买进口有机食品,这比消费普通食品产生更多的污染。

解读:石油农业同样有地域限制。能用化肥农药,不代表你能在任何地方种植任何作物。如果一个地方不能用有机方式种植某种作物,那么这里用石油农业也是种不出这种作物的(即便可以,也是花费、污染都巨大的)。普通的“本地”动物养殖也许不那么“本地化”。

比如美国的养猪场可能用产自阿根廷的饲料、用来自欧洲的设备。而同样在本地(100公里以内)的有机养殖场则用自产的、或邻近农场产的饲料。IFOAM的基本标准就要求饲料中大部分(至少50%)来自该农场本身,或与该农场有合作的当地其他的有机农场。尽可能地消费本地产品当然是更环保的。如果一个人习惯了本地当季有机食品的好味道,那么他购买外地非应季食品的动机就会减小,因为后者(即便是有机的)也可能是未自然成熟就被采摘的。


timg (3).jpg

有机太贵了吗?

第九误区:有机食品太昂贵。

解读:石油农业有很多隐藏的代价,比如外部环境代价和社会代价。这些代价是不被包含在商品售价中的。最终还是要通过纳税人的钱来处理这些环境和社会问题。有机食品不仅包含食品本身的价格,也包含了以下一些因素:环境治理和保护、更高的动物福利、对农民和消费者健康的保护、增加乡村就业机会以推动乡村发展、保证农民收入。认证有机食品较贵,是因为生产和认证成本高,同时是因为消费者对其的需求(供小于求)。

非认证有机食品的情况则非常不同。很多农业系统完全满足有机种植的要求,但是没有经过认证。这些农产品通常在当地销售,价格与普通食品相似。有研究表明,非认证有机农业可以在提高产量的同时,减少外部投入品使用,从而降低生产成本。大规模石油农业可以得到大量政府补贴。因此,有机和普通产品的价格是处在不公平竞争的状态。因为占整体食品市场的份额小,生产、运输、加工、推广有机食品的成本就比较高。随着市场份额增加和科技创新,有机食品的成本也会降低。

timg (6).jpg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总之,不是有机太贵,而是常规食品太便宜。


第十误区:有机运动使得富人可以吃到健康食品,而穷人则只能吃不健康食品,从而加大了贫富差距。

解读:有机不是富人的专利,很多有机消费者是属于收入低下的人群。以素食为主的、应季的有机饮食并不比非有机饮食贵,而且比以肉食为主的普通饮食方式更健康。

随着有机食品市场份额增加,有机和非有机食品的价格差距在缩小。除了收入水平以外,很多因素影响着人们是否购买有机食品的决定。如上文所述,在发展中国家,一些本地生产的未认证有机食品并不比普通食品贵。

第十一误区:有机认证只是文件、不可信,有机生产者会弄虚作假。

解读:欺诈是这个社会中很难被消除的现象。有机市场,尽管是整个食品市场中管理质量最高的系统,仍然无法避免欺诈行为。

但是,每一次欺诈行为的曝光都能够帮助改进有机认证,因为认证机构的质量保证体系是适应性的,是需要不断被完善的。

第十二误区:有机只是销售的噱头。

解读:在欧洲,有机农业是从一些有远见的农场发起的,那个时候还没有对于有机食品的市场需求。今天,有机食品的市场需求在增长,而有机的营销策略也是很基本的,以致力于向消费者解释有机农业的真实面貌。

有机认证能够帮助消费者鉴别出符合有机标准的产品。需要指出的是,有机认证是对于生产过程的认证,保证了产品是以生态友好的方式生产的。有机认证不是对于产品质量本身的认证。


timg (5).jpg